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张其仔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“东坡云:事如春梦了无痕,苟不记笔墨,未免有辜彼苍之厚”,所愧知识短浅,不过记其所学所想,若必考订其“文法”,恐贻笑大方矣。-张其仔学沈复“浮生六记”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制造环节附加值低那就设法提高它  

2012-03-19 13:15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在产业转型升级中,存在轻视实体经济的倾向,作为一个制造业大国,中国该如何发展实体经济呢?请看――
制造环节附加值低那就设法提高它
制造环节附加值低那就设法提高它 - 张其仔 - 张其仔的博客
2012-3-10 0:30:44      中国经济导报
  本报记者 王晓涛
  
   大力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是今年“两会”的热门话题之一,而在两个多月前举行的《产业蓝皮书(2012)》发布会上,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金碚就曾表示,我国的实体经济产业目前“确实处于一个很尴尬的局面”,因为比较高的经济增长必须要依靠工业和制造业,但是产业的竞争状态又处于相对不利的地位。他特别强调,“现在我们有一个误解,以为服务业可以代替制造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,这是做不到的。”在“中国制造”的标签已经风行全球的今天,我们为何要高度强调发展实体经济呢?带着心中的疑问,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采访了《产业蓝皮书》的主编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助理张其仔研究员。
  
  都向往微笑曲线的两端
  
   尽管对于实体经济有很多提法,严格地说目前还没有精确的概括。有人认为,实体经济不完全是物质生产,也包括服务业。不过,张其仔研究员认为,我们在这个时候强调实体经济,最重要的还是强调物质生产,包括餐饮业、商业以及银行业的部分业务,其核心还是重视工业和制造业的发展。
   张其仔表示,国际金融危机给了我们一个深刻的教训,德国和日本长期以来比较重视实体经济,做得比较好,受金融危机的冲击相对要小一些。对于美国,有人认为美国的问题是房地产,但最核心的问题是制造业基本上空掉了。“价值曲线是微笑的曲线,制造环节因为附加值低,我们都希望做设计和销售,都想做两头。”张其仔说。
   据张其仔介绍,去年他去美国参观时发现,美国的一些分企业根本没有生产线,例如他所参观的一家生产新能源光伏的企业,生产厂家都在国外。一些所谓美国制造的产品,原始出坯在中国,运到其他国家加工后,最后再到美国做出最终产品,并不是整个产品链条美国都能做。他说:“我们以为一个国家只要有最后的关键技术就行了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”
   美国现在强调“再工业化”,但张其仔认为并非易事,原因有三:第一,美国从事制造业的人力资本在慢慢消失,因为长期的结构问题,制造业队伍受到了影响。第二,人们的价值观念在慢慢发生变化,人们都愿意去搞设计和销售,不太愿意从事“蓝领”的制造业工作,这种习惯不是短期内能改变的。第三,由于企业的研发和设计团队与生产线、生产产品的环节离得越来越远,美国企业的研发能力在下降,当然,美国在基础研究方面还不错。
   “从美国的经验来讲,我们应该特别强调制造这个环节。制造环节的附加值低,我们可以提高它的附加值,但不能不要制造业。”张其仔研究员说。他认为,我国现在提出实体经济的问题,确实非常及时。因为我国在强调产业升级的时候,也出现了两种倾向,一是往两头转,二是越来越重视服务业。张其仔说:“我并不反对重视服务业,但服务业的发展应该促进制造业的发展,而不能提高服务业,压制制造业。”他表示,我国沿海地区在具体做法上目前就存在类似的问题,即意识上认为服务业的经济形态好像比制造业高一点。的确,从能源消耗、环境污染来讲,服务业的能源和资源效率确实要高一些。国内有些人认为中国搞工业有点过了,在搞工业的过程中,付出的资源代价比较大。在地方提出搞工业时,就有人表示反对,认为工业对环境的污染、资源消耗比较大,现在提倡科学发展时,有人认为工业发展和环境资源保护不太协调。这些都对实体经济的发展造成了影响。
   此外,工业挣钱比较难,赢利水平相对比较低,制造业的风险比较大,因此资金不愿投入到制造业中。张其仔说:“中国确实已经出现了看淡实体经济的苗头,对于产业升级的内涵,我们在认识上还有一些不深化的地方。”
  
   提高整个国家推广新产品的话语能力
  
   对于发展实体经济,一方面固然要把泡沫比较高的产业给压下去,从而让更多的资本流向制造业,但在张其仔看来,中国现阶段更重要的恐怕还是要把创新提到更加重要的程度上来。他表示,服务业具体应该怎样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值得探讨。目前,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,靠原来的低工资、低资源价格、低环境标准支撑经济增长的动力已经弱化了,因此,必须通过实体经济的创新来解决增长动力弱化的问题。
   张其仔将创新分为两种类型:一是提高生产率,包括劳动生产率和资源利用效率,在未来10~15年内,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还没有完成之前,传统产业如钢铁、汽车等的市场需求还是很大的,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还是很大的。对传统产业要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的办法解决成本上涨的问题,继续保持竞争优势。二是突破性创新,即创造一种全世界还没有的新的产业集群和产品。张其仔说:“发达国家能够生产别人不能生产的产品,中国要成为一个高收入的国家,必须在这方面有所突破。”
   中国生产的产品要有自己的特色,只要消费者认可,价格可以高一些,这与成本无关。针对美国苹果公司,张其仔表达了自己的看法。他说:“苹果的本质并非独特,关键因为它是美国生产的,美国创造了乔布斯,把苹果的产品神话化了,在全世界只有美国有这个能力。”
   张其仔说,我们在强调实体经济时,不能不重视软实力,因为实体经济的发展和一种新的产品在全世界范围的推广,一方面取决于产品的质量,但并不完全取决于产品的质量,而取决于多方面的综合因素,即国家在世界是否拥有话语权。“这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最大问题,原实力很重要,中国经济最后的强大离不开软实力。”张其仔如是说。他表示,实体经济要与软实力有效结合,打造具有全球影响的实体经济,从长远发展看,这是我们必须要解决的问题。
  
  扶持中小企业并非只因融资难
  
   何为突破性创新?张其仔的解释是,在技术突破方向并不清楚的产业取得重大突破的创新。他认为,正因为技术突破的方向还不清楚,所以我们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。政府要营造创新的环境,拓宽企业的融资渠道,把创新的权利还给企业。
   对于企业创新,张其仔表示,最核心的问题是要让中小企业发展起来。他说:“现在扶持中小企业,并不完全是为了解决当下企业融资困难的问题,不能将扶持中小企业视为一种短期行为,这不是权宜之计,而是推动中国实现重大创新和突破的一种重要的机制和政策措施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4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